客服热线:0510-81001771

看面相算命的故事遗传怪相妙不可言九

发布者: 两岸易理网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/4/27 13:49:35

馆里只有两位学生,一个虽于去年才出师,而一个则已出师十几年了,平时普通的客人都是由他接收生意的。于是毕武康就把孩子毕平安和媳妇俩人的生辰八字开出去了,请他们两师兄弟看看这夫妇今年的流年如何,而主要目的则在于看看他们看得出今年是否有喜?是男还是女?当然也要听听看今年的刑克情形如何。他们把生辰八字排好,除用普通算命的所谓“子平”之术看了一下,又再替他排一排紫微斗数,看看今年的星宿。 “毕二爷,这生辰八字但不知是不是你的少爷和少奶奶的?”太乙馆的大徒弟因为和毕武康很相熟,就这样说了一声。毕武康本来是数代单传没有兄弟的,之所以被称“毕二爷”,是就族中的第二房计算的,凡是单传的大都是如此称呼,常有迷信的意味,希望下一代不再单传。太乙馆大徒弟这样问,为的是已经看出这两个年轻夫妻今岁流年不吉,所以企图问个明白之后,说话时需要婉转些免有剧烈刺激。是我的小儿和他的妾侍。这妾侍是先娶的,后才娶妻,他十八岁娶她,第二年生了一个孩子,后来就没有再养过。”毕武康又微笑地说:“请你们随便说说,是好是坏命中注定的,无所谓,等一下老先生回来再请他看一看大体就可以的。依我自己的看法,今年流年也是不好的,但不能看出不好到甚么程度,尤其是刑克问题,最无把握。”“依我们的看法,今年的刑克是难免的,生辰八字上伤印伤财,而又逢白虎,似有克母又克妻之象。至于这位他的如夫人的生辰八字,女命身旺又逢羊刃,今岁当有“在家克父,出嫁克夫,夫死克子”之象;但令郎今年却有克妻而无被克之理;因此我想她自己难免会有一场灾难或大病。”

友情链接
易网 打码 秦皇岛信息港 咸宁网 太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