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
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“据你看,她今年有无怀孕生子之象?”毕武康又继续说:“这种冲克的生辰八字,若把他们俩隔离了,是否可以免克?”“隔离之事甚难,比如今年有刑克,必需今年正月立春前就开始隔离才有效;若是夫妻,则须在立春前没有怀孕才可以,否则就是立春开始隔离也没有用处,因为胎儿可能发生问题。”刚谈到这里,老太乙先生从外面回来了。好久不见了!毕二爷,你几时来,我失迎了!” 老太乙先生一推门就和毕武康打个老友的招呼,之后他的学生便把刚才算过的生辰八字递了过去,也把紫微斗数的星盘送到老先生的台上。同时学生也将刚才和毕二爷所商讨的问题,说了一下,而今年的关键问题即刑克之事,应如何判断一节,特别请老先生指点其中有何奥妙所在之处。“二爷,你曾经叫他们隔离了吗?几时开始隔离的?”老先生又肯定的说:“这八字除非早一年就开始隔离,或许有效,否则恐怕无济于事的;因为他们中间冲克得太厉害了!”“他们五六月间才开始隔离,他的母亲住到西山去,他的女人则住到保定去。”依生辰八字看,令郎的生辰八字对他的母亲,显然“克而不死”,而又有“生离久别”之象,这一点委实颇有难以解释之处了!我想,可能二爷的如夫人会从此长住寺庵不再回家了。至于他与他的女人问题,似乎比较容易断定,今年确是生离死别之年,是男的克女,不是女克男。”老先生说到这里,又猜疑的说:“好奇怪的,你说他俩已有五六月间分居了,何以这女的今年又有“死于难产”之象呢?这真是又一难解的问题了。”
发布:2017/4/28 11:36:58   查看:3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