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10-81001771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于是毕武康就决定把媳妇接来北京,但仍不许回家和毕平安同住,只许他俩每日都能相见,目的在于尽人事使媳妇能够安胎顺产。当时北京最著名的医院是京师医院,那时他的媳妇距离临盆分娩还有四个多月日子,就先到京师医院诊断之后,就到西山疗养院去居住。他们所以这样慎重;一则为着命运问题,一则也因为毕平安这位妾侍虽然此次是第二胎,而头胎却是经过难产动手术的。事情安顿好了,他们以为在江京地区留产总是平安无事的。 那知事情却是很奇怪,年初一过了,就命运来说总算平安已过半了。没有几天立春也过了。这时候毕家人都已把此事公开了的,于是大家认为过了立春就进入了新年,而旧年恶运总算已是完全过去了的。家人中只有毕武康心中明白,因为老太乙生辰八字算命先生曽经说过,要等旧年得胎的小孩安全养出了,才是旧年的恶运完全过去。有一天他们一家人都到顾和园游春欢宴。媳妇田氏也由西山到来团聚。暮春时节顾和园的游客绎络路上。他们正在长廊散步时,迎面来了一个熟人,原来老相士钓金査那天也和两位老友来願和园游春。于是毕武康就过去和他寒喧了几句之后,偷偷地把媳妇指示给他,请他看看她的气色,有没有什么变化?下月临盆有无难产之事?钓金整一看:“产科医生几时替她检查过没有?”有,上两星期才检查过。”“请你马上就到京师医院检査去。”钓金査又说:“依我看她的气色,好像已胎死腹中两日了,而且她自己也有性命之危。”这一下却把毕武康吓坏了,立即雇车送她赶到医院去。
发布:2017/4/29 12:02:02   查看:3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