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
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所以当时何其芳虽然他老家在华界,却也在租界买屋为藏娇之地,因此,邬翠芳之被迁往北京,原非所愿,而“最毒妇人心”,竟兴毒杀毕平安之念。这事毕平安初不在意,因为自己把邬翠芳迁往北京后,并不见何其芳追踪到北京来,原以为从此可以免此痛苦之事了。但那天秦四爷替他看面相算命之后,说了许多自己不知道之事后,便对此事予以特别留意,因而便有许多本不注意的事而引起他的注意了。 他对邬翠芳和何其芳两人的态度,就有许多疑点值得注意的。毕平安首先注意到邬翠芳迁来北京之后,对他的态度比在天津似更亲昵;这事颇出他的意料,原来邬翠芳对迁往北京很不满意,对他必是不好的;起初并不予注意,现在想起,可能是她心中早已有定计的一种假情假意。于是再推想到在天津第一次向她提出迁往北京时,她虽曾极力反对,但后来却一点也不反对;可能她曾经和何其芳商量过了的。再就何其芳方面说,毕平安,原想若把邬翠芳迁居北京,何其芳必定也会在北京买屋追踪来的。以前之所以不愿意把邬翠芳搬来北京,乃是不愿意他俩在北京演此怪剧,有此丑态,未免对自己的名誉以及社会面子太不利的。但是,现在想起,何其芳竟然没有追踪的迹象,显然是一种不寻常的事,实足与1邬翠芳的不反对迁居,以及来北京之后态度转变前后连在一起而系有所阴谋了。于是毕平安就想办法向邬翠芳刺探关于这许多疑点的秘密。有一天,毕平安就对邬翠芳这样说:“我看你自迁来北京,对我的态度显然比在天津时更亲昵;我心中虽然感谢你,但又怕太委曲了你;我为爱你,也不愿你单方面为我牺牲,如果你仍喜欢何其芳的话,我也可以再搬到天津去住。”
发布:2017/5/3 11:01:40   查看:4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