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10-81001771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从命相算命上看,毕平安又追究说:“记得在天津时,你最初曾反对来北京的;但后来你却一点也不反对,如果你当时继续反对,我可以改变计划的,但不知你后来何以不再反对?”邬翠芳突闻毕平安说到此事,一个名妓的智慧和心肠,自然善于应变而工于应对的,她就答道:“你不用为此事不放心,我已觉得做人没有什么意思了,所以我也不愿意和你再有什么争执了。” 她此时眼眶里似乎有些懊悔的泪意。“不过,我觉得太对不起何其芳了,我辜负他当年对我的热情,我年来已受良心的责备了!”“那么,你为何又对我比以前更好呢?你应该更恨我才是。”毕平安又负罪地说:“一切的罪过都在我身上,你看我应当怎样做才对?”“让我早些死去是最好的办法。”邬翠芳说:“也因为我希望早些死去,所以我想对你好些,也算减少了我的罪过。”“为什么你一定想死呢?咱们现在来北京住了不是比以前更好吗?做错了事是以前做错了,从今而后你我相守下去为何不可以呢?”毕平安又说:何其芳现在也不像以前那样非追踪你不可,岂不好就此忘了他呢?”邬翠芳听了这话有些激动地说:“你知道我从前和何其芳约定,谁要娶我,长住天津租界是我的条件;而现在呢?我竟然肯跟你搬来北京,我又是对何其芳不住了。而且:......”说到这里邬翠芳突然住口,毕平安就急问:“而且怎样?我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?”邬翠芳逼不得已就伤心地流下泪对他说:“我老实告诉你,如果我不早死,我就更对不起你们两人了。因为何其芳从日本回来,知道我跟你之事,他就想与你偕亡,他想杀你之后自杀。
发布:2017/5/4 10:47:46   查看:3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