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
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于是奚小姐就说:“就举今天舅母来生辰八字算命的例来说,我的表兄汪为仁在南京做事你是知道的。今年正月舅母替他请鬼谷居算算新年命,生辰八字算命的说他今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他生日之前恐有牢狱之灾,而今天是二十二日,刚刚接到南京亲戚的电报,说他昨夜十二点钟被警各司令部拘去,今天托人査明,因有某种政治嫌疑,一时不能恢复自由,你看这算命的说得灵验不灵验?” 她又补充说:“今年正月舅母来时,也是由我和汪为珍陪她来的,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来看看算命的怎么说。”说罢,奚小姐就勿匆走了。江千里听了奚小姐的话,半疑半信的对陈教授说:“真的有此事吗?这倒是有一听的价值了。”“是的,我有好几个朋友都是很有见识,也都相信命理的事,今天有这机会,我们无妨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一回事。”陈教授说时,似又想到另一事,又继续道:“如果等下方便的话,我也可以试试,看他们能不能算得出我去年和今年已经发生了的事;如果能说出,我就也相信,因为那些事连我自己是莫名其妙的。”陈教授所说的“去年”发生的事,江千里心中似乎推测是指和太太离婚的事,但所谓“今年”已经发生的事就说不出了。于是江千里就叫一声说:“陈老师,去年的事是指师母之事吗?今年你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的呀!”如果算命的有功夫能够说得出,等一下你自然都会明白是什么事,如果他们算不出,那么我就该守秘密下去了。”陈教授又笑说:“我想人生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事,那事也不一定就是坏事,有时是一件好事。”是的,如果你算对了,我也来试试看。我过去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如“牢狱之灾”或“与妻离婚”之类的事。”
发布:2017/5/6 14:01:40   查看:3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