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10-81001771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此时江千里在旁,看见生辰八字算命的那样大胆断他今年“无妻得子”,又断陈教授去年和元配夫人是“明离暗合”;而最后陈教授却又那样惊叹佩服算命的高明,心中当然也和陈教授一样五体投地了!于是他就接着报出自己的生辰八字。因为他当时只二十三岁,就对算命的说,自己现在还在求学,过去没有什么大故事,只要问问将来的前途如何。 算命先生给他看看生辰八字之后,便笑说:“你自己虽然说过没有什么大故事,而我偏要先说过去的大故事;你十岁那年不是大病一场几乎死去的吗?十八岁那年不是遇过一次有惊无险的灾祸吗?”江千里起先已把这两事忘了一干二净,但被他这一提,却猛然记起来了。是的,我十岁那年患肠热病,听说都死过去了后来又救回来的。”江千里又记起前年的往事,“十八岁那年冬天我在天津,有天夜里随表舅去看戏,散场后在归家路上,碰看强盗与警察激战,我随着表舅伏在路上不动,但有一个子弹打穿我的帽子,而表舅的左肩上还被子弹擦伤的。”“现在让我再说一件你今年的一件大事,你前两月有近亲的丧服吗?”“有,是我的三叔肺病去世了!”江千里说:“这些事命里也可以看出来的吗?”“就在一般说,以五行中的行克看丧服;但于你今年的流年看却与众有所不同;依我的看法,你是“出继”的命,而今年又是克父之年,所以你这位去世的叔父,应是你出祀的父亲,”算命的周先生又说:“为什么你家里没有告诉你?你身上为什么也没有丧服的表示?”江千里被他这一问,不特大为惊奇,而且不好意思,因为他不曽为他的继父带孝。
发布:2017/5/10 14:01:18   查看:454